新闻(公告)

中溪资本秦帆 创新层的机遇与风险控制

星期五,2016-10-21

嘉宾:创新层,它是个国家概念,跟我们个体所理解的创新层不是一个概念。2014年5月初,主席提出了新常态的概念,新常态就是新型的常态经济。我们国家改革开放用了30年,制造业发展迅速,我国也成为了制造业大国,变成了全球的第二大经济体。那么现在面临的问题就是制造业成本会越来越高,也就是说我们将来用资源去换经济增长的代价会越来越大,所以就提出了这个新常态。新常态就是我们用新的经济形式来发展高端制造业,包括新的创造业,创新型的企业,使之替代过去的那些产能过剩的传统的制造业。

记者:传统的制造业。

嘉宾:我们的人口红利给我们的时间已经不多了,如果现在再去招人,人工成本越来越高。南方一些制造业基本上是招不到人的,从几年前开始就有用工荒,所以,创新层就是我们用一些技术创新去替代过去的落后产能和落后的技术。咱们国家的人口红利,基本上到我们这一代就结束了。

记者:也就是说这种靠人口打拼的时代已经终结了,将来会用越来越更高端的技术来代替庞大的人力。

嘉宾:所以创新层就是从新常态引出来的。现在要求各地政府都在做的创新层就是技术创新、人才创新,包括创意上的创新、文化创新。实际上就是原来有的第一产业,比如制造业、农业,改变成纯粹的高新科技、高端制造业。

记者:也就是说,传统的行业也需要创新。

嘉宾:是的,比如说农业,也需要创新。养殖业用了十几年,甚至二、三十年时间实现了集约化养殖。但种植业到现在还没有实现集约化的种植。因为单体的作业面积太小,一个人平均才一点几亩地。我们国家虽然十八亿亩农耕用地,但是产生的利润太低了,农民是养不起的。所以,像黑龙江农垦,一、二十个人管理十几万亩的土地,全部实现了现代化种植。从播种到施肥,到管理,全部都是机械化。

记者:收获现在也都自动化了。

嘉宾:是的,这就是我们所说的创新。还不只是创新,产能也升级了。因为没有了人口红利,也就没有了大量的劳动力,因此必须用智能创新来代替传统作业。比如说,过去的镰刀技术,现在要用新的技术来替代这些手工业技术。

记者:原来服装加工都是手工作业,是靠人工。现在都是大批量的生产,是数控,把参数设置好以后直接批量、流水化作业。

嘉宾:所谓的创新层指的是中间这个层级,就是把高端的层级、创新的层级发展到落后产能的层级里面。

记者:未来创新层的出路是什么?

嘉宾:我们这几年看到有很多优秀的企业,比如说做透明陶瓷的,还有像智能机器人、低空领域里低空飞行器,包括影视行业的摄影器材、无人机技术都属于创新层领域。还有我们刚才说的农业技术,各行各业都在做创新。他们真正意义上的问题就是怎么样退出来,实际上国家已经提前规划好了路线,就是新三板。现在它还很小,我们看到新三板在数量上已经超过了A股,但是交易量非常小,很薄弱。新三板是将来肯定是优秀的、成长性高的企业比较合理的退出渠道。对于那些交易量比较小的、新兴的企业,他的营业额、成长空间有了这样一片土壤,就能让企业快速成长,各地政府现在也都在大力的扶持、鼓励创新层的发展。比如建产业园、从税收上做一些鼓励政策、从落地上做一些招商的优惠政策,每个地方政府都在谈论这些,目的就是让有创新精神的企业或者大学生落地,在地方上先孵化,孵化到一定程度以后,地方政府也有一些自己的引导性的,创业性的基金,这些基金的作用就是从孵化开始,让它成长,成长到一定阶段,符合一个新的概念后,就可以到一个金融对接的交易平台,这样它就进入了一个资本市场。三版将来会是一个比较活跃的资本市场,现在新三板的封存已经出来了,所以退出的方式已经放在眼前了,就等着一些好的企业来加入,它的退出机制也算比较成型了。还有一些更优秀的企业可以放到创业板,比如说进A股,有些企业可以实现三级跳的方式,还是比较快速的。所以创新企业未来几年肯定会进入一个快车道,因为我国有很好的经济环境,有地方的政策支持、国家的大气候去引领着,金融机构也很愿意去扶植和培养这些企业。有一个和资本对接的平台,这些创新型的企业将来的出路会非常明确。

记者:也就是说新三板可以给这些企业带来更多的资金、更大的平台、更广阔的发展。

嘉宾:环境,新三板会给它一个很好的环境。还有一些企业可能不够三版的标准,地方也会扶植一些四版,就是地方政府的一些小型的融资平台,做一些基础交易、技术转让,因为它还仅仅停留在创投阶段。在概念阶段的时候,可能四版功能就出现了,将来可能每个地方都会有自己的小四板,小Q板,这都是为这些小微企业服务的。大中小平台现在都已经出现,从A股到创业板,创业板下面还有三板,三板下面是四板,所谓的四板就是小Q板。这些很小微的企业从孵化到成长,进入一个良性循环的阶段,那么也就给予了这些企业一个正常成长的环境。所以创新层是不用担心它未来的出路的,只要有很好的idea,有很好的创意,又经历了前期的成长,到初创期的时候就有很多的机构愿意跟进来了。包括地方的引导基金,有很多大型的创业园、创意产业园都是从创意开始、落地的。所以方向上肯定是没有问题,出路也已经为大家铺好了。所以很多人就不用再去转了,因为它们可能会变成一些大型的金融机构,产生递增的形式来体现自己的扩张,除了上下以外又做左右横向的并购、收购,扩张它的产业链。

记者:所以说创新层将来的发展思路也是很明了的,就是创新到某一个阶段的时候,自然而然的进入新三板是最好的选择。

嘉宾:对的。

记者:先有这样一个土壤,再有这样一个环境,然后慢慢的再发展壮大。

嘉宾:它可以做它的上下游,也可以到横向的领域。空间比较大,这也是新的政策导向,以创新技术来作为引导。

记者:需要技术和一些创意的部分。那么高端制造业将来的出路?

嘉宾:中国经济增长从靠老的三驾马车(投资、消费、净出口)逐渐转向新三驾马车(新型投资、新型消费和“一带一路”)。国家制造业的平均利润,出口只有百分之二点几,是非常低的,这就是我们拿资源来换增长的结果。从2010年往后,房地产的红利已经不再出现了,人口红利不在的时候,房地产自然就不可能再存在了,也就是说拿地换钱的这个时代也一样截止了。所以很多人问,房地产将来到底会怎么样,这个实际是很明了的,因为没有人的时候肯定是没有购买关系的。当然我们还有几个亿的农民兄弟,他们将来也是要解决就业问题的,也是要进城的。18亿土地最少要解决3个亿的农民老百姓的就业问题,剩下的那些人都是要在城镇化里面消化的。有人问,文化旅游和高端制造业会不会变成未来经济体的一个支柱方式?实际上是的,现在已经在往这个方向去发展了,因为制造业还在产业升级。很多非常优秀的企业,比如做全球热彩的企业,可以做到让全球几十个国家去双返,8个国家已经立案了,打官司也打赢了,这说明我们是有非常好的技术环境的。高端制造比如大型装备,军工方面的,像歼31,这都是我们所谓的尖端制造,当然它会在一个时间段内转成民用。有很多配套的比如说机器人、3D打印,智能航空、低空航行,这些领域都属于高端制造的行业范畴,细分的特别广泛。可能一个领域里面能涉及到几万家企业,甚至企业的配套设施。智能化,是我们人类未来的发展方向,未来十年以后我们可能想象不到自己能过哪种生活,有可能你早上穿衣服,你的镜子都会变成你穿衣风格的,会给你一个心情指数,告诉你天气是怎么样的,然后打开冰箱屏幕板,会看到你今天的饮食结构需要什么,并且你也不需要去购买,自然有配送。这个不是夸张的说法,因为我看到很多试验室已经出现这样的科技,包括我们做智能的交通,智能的公交,全部是在做智能化的产业。它就属于高端制造业,它不需要出路,因为我们人类的生活环境自然就会走到那儿去,而且不用很长的时间,这个都属于高端制造业的方向。这些企业我们以股权参与进去也好,以递增的方式参与进去也好,最终会涉及到一个风险控制,所有跟金融相关的、跟股权相关的、跟投资相关的都涉及到风险控制管理。我个人的一个小建议、小经验从几方面跟大家阐述。很多人都会问,那么多创新企业,有的停留在概念上,有的停留在孵化期,我什么时间进去合适,或者我以什么价格进去合适,或者我什么时候投它,怎么退出来,这都是风险控制的一些步骤。我们投一个企业基本上需要四个步骤,融、投、管、退。简单的说,融,因为没有一个机构具备所有的投资功能,它肯定是有一个资金归集的环节。投,就是刚才投入中涉及到风险控制,实际上这四个步骤都涉及到风险控制。管是管理、退是退出,我一般不去绕开融的环节,因为这个跟投资人关系不大,很多人都想问,你到底是怎么样投的,投了哪些方向。刚才我们说了,实际上创新层就是我们的方向,制造业也是我们的方向,什么时间进去,每个企业都不一样,这就涉及到了概念普及的问题,比如说VC类的企业风险投资,PE类的企业有一些是做创投的,还有专门一些做股权和并购的企业,有一些是做孵化,再有一些是做上市辅导。在十年前我们经常听到有创投企业,有人做VC,有人做PE,现在这个概念也没有那么明确了。

嘉宾:我们还是比较坚信专业的人做专业的事,但是很多人会问,你是做那个行业,你行业研究对哪块儿比较了解?这就是说做了十年以上的投资人几乎都会偏到行业里边去,比如说医疗、教育,他在这个行业里越干下去,越是没有投资方向。在投的环节是占比重比较高的一个环节,比如说风险管理里边分四类风险,第一个就是团队风险,我们看创意的时候,首先团队大于创意,这个团队的执行力和它的磨合程度还有它核心的掌控人对一件事情的执着程度,决定了他投的项目能不能成。因为执行力很关键,占的比重也比较高,所以在第一个环节里面第一块就是团队风险。第二块就是项目本身的风险,项目本身的风险占的比重和团队风险不相上下,它本身的成长环境决定了行业到底有多深,很多人在问我,我现在有一个房地产企业要不要做,其实从4年前我就不太看房地产的项目了,因为它的行业纵深度够了,只有延展性长度比较强的才算真的适合投资的。然后就是我们资金的风险,资金的风险就是你投出去的资金的管理方向,投出去的时候这个钱到底是管还是不管,这个流程管不管。实际是要管的,这是融投管退里面管理的环节。我经常看到投完的企业、被投的企业和投资人天天在打架,有的企业发展的很快,都变成中国第一大行业龙头了,这种企业还在跟股东打架,并且已经到了连买个笤帚都需要董事会来批准的程度了。这就是说管理人和投资企业的管理程度极其的没有磨合、不协调,类似这种事情还有很多,好多风险就是在这个时候产生的,最后就变成了我不得不把企业给卖掉或者收购,举个例子说明,我们亚洲顶级的一个投行在今年年初的时候,16个亿卖掉了一个国内的企业,估值是16个亿人民币,交易已经结束了,但很可笑的是,我们中国区的这些董事连佣金都没有拿到,这说明这个行业有一些很不好看的企业现状。但是这个恰恰在投的和管的这个环节、风险是非常高的,经常会有打架的事情。特别到天使轮,天使轮到股权到B轮时就会出现天使轮不想退,股权想让它退,因为比重占太高了,所以这种风险实际上属于管理风险。最后一个就是退出风险,我们只要前面三步做好了,通常退的风险会比较小,但是也有有一些企业盈利很好,但是它没有很好的退出方式,在三版出现之前,大家都在看创业板,都在看A股,都在看大型的上市公司,可条件成熟起来很慢,通常一不小心五年就过去了。在这个时候很多机构就面临退出方式的问题。这些企业基本上不能算退出失败,因为本金没有损失,但是按行内的说法来说就是一个失败案例,因为你没有产生一些高成长的投资回报。比如我一个朋友的企业,他们管理了大概五六十个亿的美金,公司也就一、二十个人,但是成长性极为稳定,长达二十年复合增长率到30%以上,一共投了20多个企业,全部退出了。这就是说投资的严谨性决定了我们对风险管理的程度。一共从四个方面来阐述了一下风险管理,从投的环节、融的环节、项目,包括项目本身的风险、团队的风险、管理的风险还有退出的风险,其实都是项目的风险,所以我们今天的主题就是创新层股权里的风险控制管理。实际上风险控制最大的决定还是在人的身上,你看透了行业,再去看企业,进而看企业的团队,最后看它的成长和退出方式才是一个完整的投资,才是相对比较成型的投资。

专访中溪资本创始人秦帆对于创新层的看法以及风险控制

曾任美国亚洲贸易促进会运营总经理、健坤金融集团总经理、信德创新基金管理有限公司总裁、中储资产管理有限公司总裁等职务。

现任深圳大可资产管理有限公司董事长;中溪资本管理(北京)有限公司总裁;自2007年起从事投资行业,擅长投资风险管理、企业资产重组与并购、在协助企业IPO并购重组方面有多年实战积累;负责引导直接投资、投行业务、资产管理和投资基金发起设立、募集运营管理等相关业务。

秦帆先生曾就职于亚洲最早投资股权投资基金,该基金以投资严谨而被全球投行以及国内金融机构所熟知,专擅于股权投资基金、产业投资基金和城镇发展基金全环节运营管理。